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如晴空

嗡嘛呢叭咪吽(om ma ni padme hum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代济公-秋疯(秋竹仁波切)搞笑语录数则  

2013-08-28 16:28:54|  分类: 水晶曼陀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当代济公-秋疯(秋竹仁波切)搞笑语录数则 - 心晴 - 心如晴空
 

--某日
僧问:上师,您为何如此厉害?
师答:不要问我为什么厉害,应该自问自己,为什么把自己弄那么烂。

--某日
徒告诉师父:我在国外跟很多师兄说仁波切的好,他们都很好奇,回国想赶快来拜见师父 。
师说: 好啊!叫他们每人准备三万元。
徒楞楞地问:为什么?
师说:因为好奇的心态,所以三万,如果来看看需要五万。
我头上没有长角,臀没有长尾巴,没什么好看的,不要当佛法的三七仔。
学法不要像野狗一样到处闻闻就走,这样一辈子都学不会。也不要像猎人一样想占师父的便宜。

--不上班

末学问师父:
师父说六共前行要观百日.
可是认真的去观无常,会不想上班(此时末学露出怎麽办的表情)

师父不屑的说:
你不上班有什麽了不起的,释迦牟尼佛连王位都捨弃了,还说什麽不上班.
历代的祖师不都是这样吗?不然我们为什麽拜他,跟他学...
如果你真的能观无常而不上班,那你们家发财了,鸡犬升天...
我带弟子们去你家放鞭炮.......

--感动-冲动-好动与劳动

某日
师邀徒明年一起去西藏,
徒说:我现在有二个小孩没办法去 .
师于是说:
一时的感动结了婚,
耐不住的冲动生了第一个小孩,
不断的好动生了第二个小孩,
结果换来的是一辈子的劳动。(大董)

--不要脸的,仗义执言的,与恩逾千佛的师父

昨晚,
某一不要脸的师兄胆大的说:【他想结婚时,师父说不好,他不想结婚时,师父又问他为什麽不结婚?就这样拖拖拉拉的过了几年】

另一仗义执言的师兄不屑的说着:当徒弟的不要什麽事都牵拖到师父身上.自己晚婚也怪师父.

这时,不要脸的不急不徐地说:
不是说即使连一阵微风吹来都要推恩到师父,说是师父的加持?

此时此刻恩逾千佛的师父说:
【只要是对你们这些徒弟有利益的,那儘量牵拖到师父身上吧,我没关係.】

--不怕妄想多只贵愿力强

某日
徒问师:妄想多怎麽办?
师答:不怕妄想多只贵愿力强。
徒问:愿力强就可以吗?
师答:是的
徒说:可是我们内心有很多的垃圾,
师说:垃圾虽然有很多只要觉得与我无关就ok了。
徒说:可是那不是常被情绪控制吗?那怎麽办?
师说:那是你的不是我的。
徒问:唸咒有用吗?
师答:有用。
徒说:可是那时唸不下去。
师说:看你愿不愿意唸啊!
徒说:请问师父怎麽唸?
师说:×××(骂人的话)嗡嘛呢贝啤吽×××嗡嘛呢贝啤吽×××嗡嘛呢贝啤吽….最后觉得骂没有用,就一直唸咒下去。
徒持怀疑的表情看着师父说:您真的这样唸?
师答:是的。


--有快乐,就有痛苦。

某日,一位邻居向师父请教佛法。
师问:为何学佛?
邻答:追求快乐。
师 :快乐也是一种烦恼。
邻 :痛苦才是一种烦恼。
师 :有快乐,就有痛苦。
邻 :菩萨很快乐呀!
师 :菩萨忙得很,哪会快乐?
邻 :那怎麽办?
师 :没有快乐,也没有痛苦。
邻 :那不是很枯燥吗?
师 :不会!
(邻居疑惑地看着师父)
师 :快乐心就散了,所以心经讲"无挂碍故无有恐惧远离颠倒梦想"
邻 :佛教不是讲离苦得乐吗?
师 :没这样讲,你也不会想进来学佛。
邻 :怎样才能不散?
师 :唸佛,有事没事就唸,不求什麽,不想什麽。
邻 :我这麽老了。
师 :不怕念起迟,只贵功夫专。
邻 :唸123可不可以?
师 :可以呀, 1 是过去佛, 2 是现在佛, 3 是未来佛。
邻 ........

--找心之一

很多很多年前(在孙妈妈家)的某日
师问末:心在那裡?
末不假思索答:心在身内.
师说:即在身内,是长的像秋宝一样的高度又胖胖的吗?
末:摇头默然.
师说:那是像你一样黑黑的吗?
末又摇头默然.
师又问:那心在那裡?又心长的什麽模样?
末问:那心不在身内吗?
师说:我也没有说不在.

末问:掐大腿会痛,故知心在内,否则谁会痛?谁知道痛?
师说:心即是在内,那头是心?还是手是心?还是大腿是心?
抑是心脏是心?..........?
若说都是心,那秋宝的心有很多哦!
若说心只有一个,例大腿是心因掐大腿会痛,那撞到手时,手应该不会痛,
因为大腿是心,而手不是心.....

末说:心是遍满全身的.
师说:那残障者心是不全少一块吗?断手的人,心也断了一部分吗?
于是,师要大家回去找心,末学也回去找心.

师要大家回去找心,末学也回去找心
秋库师兄说:心找不到.
师说:没有人跟你说有.

末学说:找心很痛苦,找不到,头很痛,好想去撞牆.
师父说:回去再找,记得把上师观在顶上.

末学回去后心想:为什麽一定要把上师观在顶上呢?我有那麽逊吗?
为什麽不能靠自己?一定要靠上师呢?不用上师我自己也能找.
(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,隔週末学再见到上师).

师问末学找的如何?
末学无言以对.
师父说:你有没有把我观在顶上?
末学说:没有
师父问:为什麽不把上师观在顶上 .
末学说:因为我想我有那麽逊吗?为什麽不能靠自己呢?
为什麽一定要靠上师呢?不用上师我自己也能找.

师父顿时现忿怒相说:xxxxx,你以为你是谁啊! 你自以为多厉害啊!
xxxx什麽都不懂,还说不用靠上师,xxxx滚出去,给我滚出去...
以后不要再来见我.
………….
但是隔天我还是去见师父了

--找心之二

后来师父曾说:找心只是学习的过程之一,也不是每天很努力的去找,
也不能太认真.
师父说:以前师父会在适当的时候,给他们一对一的教授,
若弟子说:心像光明.
师父就会说:这是你听谁说的?还是在哪一本书裡看到的?
       或是你找心的时候灯亮着?.......

总之,一位明眼的上师是不会被弟子欺骗的.
(后来秋竹仁波切也曾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,让我们把心得跟他说.)
 
后来,师父也曾令二位出家众找心,
他们说:找不到.....
师父说:你们是找到太多了,真的是找不到那就好了....

--某日
师说:你们都喜欢严师,但你们知道何谓严师吗?
徒默然。
师说:残忍的师父叫严师,除此之外没什么好解释的。对你们的三毒绝对要残忍,无始劫来合理的对待,已经让你们轮回六道如此的久远,所以今日一定要严格。

--某日
师说:徒弟都说我凶,也不想想自己为什么业障那么重,习气那么强,还怪说师父凶,心情不好乱骂人,这种徒弟真是无救。其实像你们这种信心,我还愿意教你们,在历代传承祖师中我算是最逊的。

--某日
徒请上师默(算、卜卦),师父拿起念珠,眼睛睁大,口中念念有词,
阿宝好奇问上师,刚才口中念什么咒?
师说:没念什么咒,只是念着不要贪图徒弟的钱财供养罢了!

--上师为何勃然小怒

某日
电视正在播放某尼师主持的综艺节目,
师叹息佛法凌夷。
此时阿宝师兄自以为是的说道:自己又不站出来,每次只会说那里不好。

此刻,上师勃然小怒的说:
你以为你是谁啊!都学好了是不是?全部都会了啊!到现在什么都不懂,要不是为了教你们这些烂徒弟,我早就出来了。有一天我真的出来了,前面都是功德主,你们哪看得到我?
也不懂得好好学习,珍惜师徒相处的时间,以后那有机会每天跟你们在一起上课吃饭---------?
此刻阿宝师兄羞赧的低下头来。

--谦虚也算犯戒
某日
师对徒说:某某师兄不错,以后可以- - - -
这位师兄一直谦让的说他不可能,他没有办法- - - -。
师父一听,不悦的说:
干什么跟师父顶嘴呢?师父说你怎样就怎样,应该欢喜承受,像你这样也算犯戒。
徒傻了!
师说:什么时候该谦虚呢?
有一天你当师父时,徒弟称赞你,那时你谦虚还来得及,
怕你那时还不懂得谦虚。
徒谨遵受教。(阿宝)

--到底有没有极乐世界
某日
有一佛学教授问仁波切说: 到底有没有极乐世界?
师答:你不是教佛学的吗?怎会不知道?
教授再问一遍同样的问题。
师答:如果你认为没有,它绝对有;
如果你认为有,它是任何实执都不存。 (龚教授)

--何谓无念---谁去跳楼

某日
上师问阿宝师兄:
何谓无念?

阿宝师兄胸有成竹的说:
做一切的事而没有我做事的念头,就好像度一切的众生而无一个众生可度。

上师无奈的说:
教了那么久,如果算是做生意,赔了那么多早就去跳楼了。
所以到底是你去跳楼,还是我去跳楼?
或者我们因缘到此为止,我帮你另找上师。

阿宝想了一会儿又说:无念即是平等。
上师失望的说:
无念还有个平等吗?
阿宝又想说:
上师接着说:你最好不要说了,免得我心情又不好。
 
--真谛的佛,俗谛来拍照
某日
有一位信众拿着照相机所拍到的佛像到处宣传。
上师一看便说:真厉害,胜义谛的佛可用世俗谛的照像机来拍照,哈哈!
 
--上师相应法
某日
上师问徒说:好久不见你最近都修什么?
徒得意的说:上师相应法。
师问说:如何修?
徒拿起法本念念有词。
师说:像你这种躲在家里盲修瞎练,置上师于不顾,也不晓得上师现在如何?
这种相应法我没看过。而且上师相应法绝不是说拿起法本,观想师父的额头放什么光,照到你什么地方,口放什么光----等等。那干脆拿个手电筒比较亮。
应该是:
具 足 功 德 上 师 解 脱 相
虽 一 剎 那 亦 不 生 邪 见
恭 敬 胜 解 所 做 见 皆 善
祈 愿 上 师 加 持 心 相 契 (福融师)

--关于梦
某日
有一徒非常高兴的告诉师父说:仁波切我昨晚梦见您像莲师那样的庄严。
师回答:不要这样骗来骗去,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
白天的梦都还不知道,还拿晚上的梦来问。

--最殊胜的口诀
某日
师父开示问道:何谓最殊胜的口诀?
徒弟默然。
师父自答:挖苦;挖你们心中的苦,这才是最殊胜的口诀。

--八十岁读经还来得及
某日
一长者问师说:我已八十岁了,现在读经还来得及吗?
师答道:如果要当堪布(佛学教授)是有点来不及,但如果是为了增长信心,
那一百岁都来得及。

--四加行何时修圆满
某日
徒问师:四加行要修几遍才圆满?
师笑笑答:成佛那一天就圆满。

--论金刚萨埵与八十八佛忏悔谁有效
某日
一显教信徒拿金刚萨埵之法照请师口传。
师问道:为何要学这个法?
徒答:为了忏悔。听说金刚萨埵是最殊胜的忏悔法门。
师立刻将法照往旁一扔,说道:
如果八十八佛都没有办法消你的业障,那金刚萨埵也一样没办法。
我们当师父的不能修密宗就说密宗好,他宗不好,应当放弃不正的邪念,纯纯地教导弟子,希望以后我的弟子也都能秉持这个信念。(某寺弟子)

--修法须知
某日
徒问上师:法本内很多意义都看不懂,这样修起来有什么意思?
师答:如果要全懂得里面的意义才修,那你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!
但如果你愿意边修边了解那就有可能。 (法子)
 
--观空咒
某日念完法本。
上师问道:念观空咒时你们如何观?
徒答:观什么都没有。
师说:你们的观空也只能观个空空洞洞罢了!除外还能观什么呢?
你们的观想顶多也只是幻想,幻想佛如何如何,所以说不要骄傲,以为自己都会了。

--如何能入定
某日
阿宝问师:如何能入定?
师答:我看你此辈子永远没有入定的机会。
徒伤心之余,
师接着说:但如果你对上师有信心的话,
某日祈请时,心中不散凝上师,就会有当愣愣当顿,朗朗下悟。              
--非常重要的口诀
某日
师对阿宝师兄说:
我看你这辈子要成就很难。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非常重要的口诀,
对你的上师多放点感情(佛是本觉,秋是情觉) 。

--何谓梦?何谓幻?如何定义?
某日
师问徒:何谓梦?何谓幻?如何定义?
佛说:『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』
你们都比我还会背,说说看或者说说内心的感触亦可。
徒:默然
师说:如果都说不出那不是都白学的吗?
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-----
这些不是用来想的或研究的,它是一种内心深深的感触,
有了此内心的感触,才能转化习气,否则都只是嘴巴说说没用的.
(法子,竹妙花,阿宝)
 
--佛来佛斩魔来魔斩
某日
师问徒:何谓佛来佛斩,魔来魔斩?
徒默然。

师开示道:
你们这辈子也看不到佛,也成不了魔,

那禅宗祖师为何说:佛来佛斩魔来魔斩?
所谓的佛斩是【斩断对涅槃的希望】,
魔斩是【斩断对轮回的失望】,

师又问:那人来呢?
徒若有所悟的说:人来人斩。
师道:小心被捉去关。 (文斌)

--内心上师唯一
某日
师问阿宝说:你的上师是那位?
阿宝答:秋竹仁波切。
秋库紧接着问:秋竹那么多个,你指那一个?
阿宝不慌的答道:秋竹虽有千百,但我内心的上师唯一。
 
--慈祥的贝诺法王是喜或悲
某日
徒说:贝诺法王非常慈祥。
上师一听,说道:这没什么好高兴的,应该感到伤心惭愧。
以前我们学习的时候,法王哪有这么好的脸色,
现在法王年纪大了,觉得我们无救了,才会这样 。

--感谢上师
某日
上师说:不是法王慈悲,是法王可怜我,看我什么都不懂,
以前我连尿尿都尿不准,今天懂得几个字,这全都要感谢师父的恩德。

--转世
某日
师父开示道:
现在很多人都很迷信转世,说前世如何如何---- 。
其实上一世是皇帝,这一世是乞丐,又有何用呢?
很多人说我头脑好,反应快,因上一辈子是仁波切的缘故,
这对上师是大邪见。
附记:上师曾说他文殊真实名经念满十万遍,入中论也听闻不下十遍。
 
--那烂陀记
某日
上师说:
以前他去那烂陀寺看弥勒五论,看都看不懂,不禁大哭想着:
自己写不出来就算了,竟然连看都看不懂,便发奋一定要把五部大论读通。
希望你们也能好好学习,不要看不懂就放弃。
 
--秋竹口授传承派
某日
上师念着:
马尔巴口授传承派,当得广大之美名;
密勒日巴坚毅力,佛法命根住持处。
荷担如来家业士,传承绵延愿吉祥;
本尊加持愿吉祥,喜乐集密赐吉祥。
正法宏扬大吉祥,空行心命赐吉祥;
空行加持大吉祥,三处空行赐吉祥。
护法加持大吉祥,护法天母赐吉祥;
徒儿密勒大吉祥,如法修持愿吉祥。
传承延续大吉祥,吉祥不变常坚固;
勿忘此义精进修。
接着说:
我秋竹什么时候可以对徒弟说:
秋竹口授传承派,当得广大之美名;
某某徒儿坚毅力,佛法命根住持处
荷担如来家业士,传承绵延愿吉祥;

--水火未曾有
某日
阿宝师兄念着禅宗语录中二禅师之对答。
甲禅师说:我师父很厉害,水不能淹,火不能烧。
乙禅师不服气的说:我师父水来就让它淹,火来就让它烧。
上师一听接着说:水火未曾有


--跟谁忏悔
某日
师问阿宝:做错事跟谁忏悔?
阿宝答:跟金刚萨埵忏悔。
师说:你又没对不起金刚萨埵,干嘛跟他忏悔?
阿宝接着说:跟上师忏悔。
师说:你又没欠我。
阿宝默然。
师说:对自己忏悔比较重要,不要随随便便几句忏悔,如此怎能消除业障。

--求法记之一
某日
有一僧(慧德师)来到中心,
师问:谁叫你来的?
僧答:自己来的。
师道:那肯定是魔鬼带你来的。

师问:你来做什么?
僧答:求法。
师说:谁跟你说我这里有法可以求?我有登报纸吗?
有出去到处贴广告说我这边有法可求吗?
既然你要求法,应该有读过密勒日巴传里俄巴喇嘛,
连那又跛又老的羊都得拿来供养,那你又准备什么来了?

僧答:没有
师说:那也没关系。西藏的规矩你不懂,中国的规矩总该懂吧!
当初禅宗二祖向初祖达摩求法时自断一臂,
你知道吧!你自己动手好了。
僧苦笑。

师说:既然你也没那个信心,那你僧袋里装什么好东西,倒出来看看!
僧将它全倒出来。

师一见说着:哼!比我家的老鼠窝还乱,这些我都不要,我只要这个戒指。
僧说:不行。

师说:干什么?出家前,老情人的戒指还舍不得啊!那你小皮夹里有什么东西?
僧拿出身分证。

师一看,故做惊吓状的说道:
你干什么?我这边已经够小了,才三十几坪你不要想过户到我这里来。拜托!!
既然你什么都没有,那先去门口跪着好了。

附记上师说:我的徒弟们不能轻视任何出家人,
因为他们代表佛教,所以我比较严格。
 
--把垃圾变黄金
某日
有一教授(龚教授)跟师父说:你的戒法很严格。
师说:没办法,你们要求的佛也十全十美。
教授又说:师父,你教徒弟也很严厉。
师回说:没办法,要把这些垃圾(徒弟)变黄金。

师问:你们如何教学生?
教授答:爱的教育。
师回说:难怪台湾的教育那么乱。

教授问:上师如何教弟子?
师答:皮来鞭度、骨来拳度。
 
--何谓信心
某日
徒问:何谓信心?
师答:所谓的信心是一种对父母感激的心,加上对偶像崇拜的心。这二种加起来可算是信心。
 
--色法心法打广告
某日
有一教授(龚教授)欲请上师去大学里演讲。
师说:色法黄金不需打广告;我秋竹的心法也不需打广告。
我自己徒弟都没时间教了怎么有空出去外面教呢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